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趣闻

我的二白哥营养

2021-01-15 来源:

我的二白哥,永远地走了

我的二白哥,永远地走了一叶知秋 姐昨天上午告诉我:二白哥去世了。命苦的二白哥六十来岁。一天来他的身影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记忆的闸门随之打开。在我十来岁隆冬的一个早晨,我穿好棉衣棉鞋。打开屋门看去,大雪纷纷扬扬地下着,院里地上的雪已经漫过脚面。爹说,扫扫院外路上的雪,说着就从房檐下抄起一把竹扫帚,从台阶上扫着,一直扫到院门口。开门爹扫到院子外面。“我说,你看谁来了!”循着声音望去,娘只见一个背着罗锅,缩着脖子,穿着破烂不堪的棉衣,个子比我高不了多少的人,跟着爹正往屋里走来。“老黄天,是二白!这么大雪,还拉煤来了。赶紧进屋,暖和暖和,一会儿吃饭。”

这个二白,是山北小赤涧村的表哥,是爹舅家的孙子。他的爹娘走得早,他哥当兵,他还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小妹,他们的吃穿用度,都靠二白哥管。他从小长了一背毒疮;因分布在红蓝双方治不好,娘差点把他扔了,他能活过来,虽罗锅背在背上,还真是奇迹。

看看他,瑟缩发抖,鼻涕亮亮的,他尴尬的在屋外使劲擤了一下鼻子,进屋坐下,伸手在煤火烤着。他的手背黢黑,还长满了大大小小的冻疮,一烤,他“吸溜”一声,就把手缩了回来。这没有逃过我眼睛:“哎呀,烤疼了吧!老天,看这一手冻疮。”娘把二白哥的双手捧在手里皱着眉看着。 爹知道我娘是心疼得难受,赶紧说:“好了好了,先吃饭。”吃完饭踏着没过棉鞋的雪,不,他穿85.63%的是一双破球鞋走出院子,去卖他的煤…他就这样冬天卖煤,秋天卖盛粮食的大瓮,含辛茹苦帮三弟娶了媳妇,供四弟上完了军校,帮小妹找了婆家。他也找了贵州媳妇,儿女双全。九十年代农村不再用缸瓮装粮食,改用白铁皮的粮囤,他就改行干别的。他卖煤, 装车,卸灰,装灰窑。只要能挣钱,什么都干。他脸上有疤,虽不明显,但嘴是噘的还歪ING。“专车”与叫车人之间构成出租车服务关系他缩着脖子,驼着后背,他的双臂自然下垂能过膝盖。但是,他刚强能干,让他们全村人人挺大拇指。在闹文革时,是他给我的爹、娘和二哥安排好住处,送米送面接济,爹娘二哥在那个小山村一呆就是几年…他的媳妇是我爹给张罗成的。昨天,姐告诉我二白哥病死了,听说他出院后,上午还出门遛了个弯儿, 下午就死了。哎!我那个命苦、刚强、心善的二白哥,这回,你好好休息吧…

合肥白癜风医院挂号咨询
双鸭山牛皮癣哪好
南通治疗男科医院哪好
友情链接
长沙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