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趣闻

修罗武帝第001章夺舍重生节能

2020-10-19 来源:

修罗武帝 第001章 夺舍重生!

寒潭,鹤影。夕阳,残秋。

冷冽的寒潭,倒映着如血的残阳,潭水像是已被鲜血染红。

酒水,冰冷刺骨。

血水,也冰冷刺骨。

少年刚毅的脸上,显出了迷惘、无奈的复杂之色。

他的脸,已经冻得通红,嘴唇已经青乌。他身边的青玄剑,早已经锈迹斑斑,千疮百孔。

面对残阳,他仰头喝下那冷冽的酒水。

酒水如烈焰,焚烧着他的心,他的灵魂。

“嗖——”

忽然,一个酒坛凌空飞出,携带着强大的劲气,猛然砸来。

少年没有任何中午12时抵达西沙琛航岛对开海域反应。

或者说,即便是察觉到了,也无法躲避得了。

“嘭!”

灰褐色的酒坛狠狠的砸在了少年的头上,酒坛破碎,一壶浊酒,直接洒了少年一脸。

酒水洒落,伴着头部被破开的猩红伤口里流出的血水,在残阳下熠熠闪光,格外惹眼。

“姜辰,你这个废物!你怎么不去死!”

“你还活着干嘛?害死了父亲还嫌不够,还要害死其他族人吗?!”

“这寒潭这么深,你跳下去啊,去死啊!”

冷厉的呵斥声,由远及近。

一个紫衣纱裙的少女酥|胸起伏,携带着巨大的恨意呵斥着。

只是,随着这般呵斥的声音,她眼中的泪水无法控制的溢出,却又死死的忍住了。

她的身影走近,带来一阵淡淡的清香气息,但这清香气息,却被那炽烈的恨意和冰冷的寒意覆盖。

姜辰继续仰头,喝酒。

咕嘟,咕嘟。

酒水依然是那么浑浊,却依然是那么的炽烈。

像是刺骨的剑,刺穿他的身心。

手中的酒壶,此时已经空了。

他的心,也一如手中的酒壶,已经完全空了。

他站了起来,转过身,目光灰暗,没有半点光泽。

“宁儿。”

姜辰声音沙哑,像是岁暮的老人。

“别喊我!你这个废物,你有什么资格喊我?!你不过是个被人抛弃的不要的野种,若不是我父亲带你回来,你早就被妖兽吃得尸骨不存!”

“可你不知感恩,不听父亲和我的劝告,迷上那个贱人,你活该!活该如此!”

“活该被废掉丹田!活该被斩断武脉!活该被逐出天剑宗!活该成为沧澜城的最大的笑话!”

少女的话,一字一句,都如利剑,刺入姜辰心底。

姜辰的情绪,却一如之前那么黯淡,那么麻木。

或许,连情绪,他都已经不会拥有,都不配拥有。

“你说话啊,你还是个男人吗?你反抗啊!你打我啊!你以前不是每次都会那么骄傲那么自以为是吗?!”

少女步步紧逼,甚至于身体都贴近了姜辰的胸膛。

但姜辰浑身死气,没有半点反应。

少女美丽的眼眸中,充满了深深的失望。

那充满灵性的双眸,也变得无比的黯淡。

“宁儿,我说了,你这天才哥哥,烂泥扶不上墙的。你又何必自找罪受呢?他要还有点儿担当,早就直接跳入寒潭,或者是拿剑抹脖子自杀了。”

一个清悦的声音远远传来。

随后,一名身材修长的白衣青年驾驭飞剑而来。

他站立在青色光晕的飞剑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姜辰,脸上带着戏谑之色。

“我的事,不牢你费心!”

少女声音冰冷,态度拒人千里之外。

“姜宁儿,我希望你明白一点,莫要以为我顺着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太长老已经告诉我,你为了三重造化丹,已经答应与我双修!莫非,你还想违背自己的承诺?若是如此,便别怪我古昊不客气了!”

白衣青年显然已经失去了耐性,语气,也格外的嚣张。

姜宁儿娇躯陡然一震,脸色瞬间极为苍白。

她沉默许久,随即回过头,看向白衣青年,目光依然冷淡:“古昊,我姜宁儿既然答应,就绝不会食言!不过,我现在不想看到你,你请便!”

“好,那我等着你将自己送给我!我也不怕告诉你真相——太长老已经找到了剥离你的天赋体质的方法!这次,你见到你这废物的无能哥哥,大概也可以死心了!”

白衣青年古昊冷笑一声,转身化作流光,飞遁而去。

姜宁儿叹息一声,转过身来,目光落在了姜辰的脸上。

此时,她并未留意到,姜辰的脸上,闪过一抹极为复杂的表情。

姜宁儿盯着姜辰,见姜辰依然颓废得如行尸走肉的模样,她美丽的眼眸中显出了彻底的绝望之色。

她转过身,一步步离去,身影很孤独,很寂寥,也很沧桑。

但在那一刻,她忽然转身,携带着强横劲气的拍出一掌,直接轰击在了姜辰的头上。

姜辰的身体一震,顿时大脑一黑,身体一软,便已经昏倒在地。

也是在此时,姜宁儿脸上的表情却不再冷漠,不再充满恨意,反而带着一丝难以言述的温柔。

“哥哥,这是三重造化丹。将它炼化后,你就可以完全恢复伤势了。虽然今后依然无法修炼,但你可以隐姓埋名,当一个普通人。到时候,找一个不那么漂亮,却蕙质兰心、心地善良的妻子,幸福的过一辈子吧。”

姜宁儿说着,随后从手中的乾坤戒指里拿出一枚如水般清澈的玉瓶,玉瓶里静静的躺着如小葫芦一样的鲜红色的丹药。

她温柔的取出丹药,并将丹药朝着姜辰先前那被酒坛砸破的头部的伤口里按压了进去,然后,鼓荡起她已经无比孱弱的真气能量为姜辰炼化丹药。

“哥哥,这次之后,宁儿,也只有一年的生命了。但宁儿在死之前,一定会为你、为父亲报仇的。”

姜宁儿说着,泪水已经止不住的滑落。

……

“看到了吗?这是你要的结果?你既然死了,何必还牢牢的压制着我的灵魂?甚至连一些话,都不让我说!”

无尽黑暗之中,一个清悦的声音讽刺道。

“你这邪魂,你已经夺了我的身体,若再不压制你的灵魂,你去害宁儿怎么办?我即便是废物,可也绝不会伤害宁儿!你以为我不知,你第一次看到宁儿,就已经生出了将她压在身下征伐的邪念!”

又一个声音冷声道。

“呵呵。”

那个清悦的声音笑了。

“我便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

“呵呵。”

“这世间,只有邪魔,才会夺舍别人的身体!”

“呵呵。”

“你没话说了吗?是吧?!”

“傻|逼!你这心性,也难怪你害死了你父亲,而这三年,又活活拖累了你妹妹!”

“她本就恨不得我死!这样也好,她可以报仇了!”

“你自己看看外面是什么情况再说!”

“我怎么看?”

“灵魂汇聚一体,向外面感应。”

“不就是妹妹想杀我吗,这是应该的!我被她杀死,也没有遗憾了!”

“看了再说!傻|逼!”

“……”

“我他妈穿越到你身上,这是上辈子遭了什么孽!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三年,你都执念不散,弄得我想尽办法苦修,都一事无成!我说了你妹妹是为了你好,是想激发你的斗志,说了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你还不信!

现在看看,你妹妹为了你恢复伤势,把自己的天赋都出卖了,将来不仅要剥离天赋,还要给人当鼎炉双修!这才给你换了个丹药,还怕你有心结,将你打伤昏迷之后再帮你治疗!

你这样还不清醒?!

你这样还唧唧歪歪什么?!

你这样还牢牢的牵制着我的灵魂?!

这三年,老子我真的受够你了!窝囊!无能!还疑神疑鬼,偏偏还无比敏感,又心灵脆弱!自以为是!”

“老子虽然获得了身体掌控权,但也只能被你影响,生不如死,只能喝酒,去压抑心中的怒意,减少你灵魂对我的控制!”

“姜辰,如今,我也不与你多说,你若放手,我答应你电就直接少了这部分的利润。,好好照顾你的妹妹,为你报仇。”

“以后,我会秉承你的意志,让废物姜辰真正重生!”

“你若答应,就莫要再如此执念。若不答应,我便自我毁灭,脱离你这躯壳!我死了,你终究也活不了!你妹妹的付出,就全部白废!”

“你也知道,若不是三年前你濒死状态下我意外进入你的躯体,你当时就死了!你如今多活三年都是赚的!不然就你这废物也能再活三年?做梦!”

李然说完这些话之后,便不想说话了。

李然是地球人,前世活了三十余年,对中华古文化有着深刻的研究,对内家拳、中医、药草和针灸方面也有着非常高深的造诣。

只可惜,在一次旅游之中,李然意外坠入天坑,醒来之后,竟是发现自己被困在一个濒死的躯体内。

他虽然在那个躯体内复活了,却生不如死。

这个躯体,便是姜辰的躯体。

李然虽然取代了姜辰的躯体,但是姜辰那一缕灵魂的执念,死死的锁定着他的灵魂,让他无比窝囊的苟活了三年。

三年里,李然也是看着姜宁儿各种付出的,所以心中从最开始的同情,变成了之后的怜惜、疼爱以及对于自己同样命运的感同身受的悲哀。

可惜,姜辰根本什么都不懂,自以为是,反而各种阻挠、捣乱。

若非如此,姜辰足以有数种办法解决自身的恶劣状态。

这次,姜宁儿的这种情况,也让李然心灰意冷,准备强行镇压姜辰的灵魂,鱼死破。

虽然这种结果,极有可能是两人的灵魂全部粉碎,但李然也同样不想再这么继续下去了。

李然思考着,灵魂已经有些暴躁了。

“李然——你真的不是对我妹妹生有旖念?可你当时被我捕捉到的念想却是那么的邪恶!”

好一会儿之后,那个执念灵魂姜辰,已经看到了姜宁儿付出的一幕,以至于深受震撼,因而说出的话,也无比唏嘘。

“我解释了很多次,我之前没见过这么美丽的少女,我第一眼见到,被迷住完全正常!而且我说了,我之前生活的那个地方,真的很随意,幻想一下巫山云雨的画面真的很正常!”

“而且,若是当初你不懂我,这三年,我做了什么,你还不懂?你就算是个傻|逼,也可以感受到一些我的心情吧?我这样深邃的人,以你的浅薄哪怕是体会不到一成,但只要能体会到一丝一缕,也足够你相信我了吧?!”

李然颇为无奈。

因为死了一次,这次能活着,他真的是格外珍惜。

前世,忽然死去,他真的有太多太多的遗憾。

“我信了——其实,我也知道,自己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不过,我虽然无能,却也可以帮你一些。我父亲传承的《天河剑诀》里,有一部分灵魂的修炼之法,这也是我可以克制、压制你的原因。

我将方法传给你,你将我的灵魂炼化掉,这样,就可以获得我的所有记忆,我也会真正的离去。”

“李然,对不起,这三年,是我的无能害苦了你,但,我希望以后,你能记得你给我的承诺。”

“你放心!我们的灵魂,融洽则强大,分离则毁灭!我比你看得明白!”

李然这时候也没藏着掖着,直接呈现出了自己的内心世界。

姜辰有所感应,因而更是唏嘘。

不过,很快,便有一道奇特的能量如泉水一样流淌而来。

李然沉思了片刻,接着如豁然顿悟一般,领悟了灵魂修炼之法。

这时候,李然还想与姜辰交流,却感应到大量的纯粹灵魂力量,开始涌入他的灵魂之中。

姜辰,竟是直接选择了自我消散,并将消散的灵魂能量,送入他的灵魂之中。

或许,正是因为三年的猜忌与不甘的煎熬,才让他在明白真相之后,如此的洒脱。

当然,姜辰这么做,也未尝没有目的——若是李然吞噬姜辰之后,拥有姜辰的完整记忆,那就相当于之前的十九年的人生,也都是李然自己的人生,这样李然才会更加能接受姜辰没有完成的那些事情。

可若仅仅只是融合,就不会有那样的效果了。

李然原本很看不起姜辰,但此时,却忽然高看了姜辰许多,心中也有许多的感触。

姜辰的灵魂被炼化,李然的灵魂立刻圆满了起来,与身体的联系立刻无比契合。

这三年间,从来没有哪一刻,有如今这般契合无间,得心应手。

身体,终于不再僵硬与晦涩,不再那么不受控制。

李然有些唏嘘,却在心中喃喃自语道:“姜辰,你放心去吧!以后,我就是姜辰!你的仇,我来报!你的妹妹,我来守护!”

……

(残剑新书,希望大家多多收藏投票支持,拜谢啦~~)

晋城治疗白癜风医院费用
巴中市白癜风医院
南通专治白癜风的医院
友情链接
长沙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