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攻略

贾平凹新近出版的长篇小说带灯节能

2020-10-30 来源:

贾平凹新近出版的长篇小说《带灯》,把他擅长的农村题材往现实又推进了一步。小说写了矛盾纷繁集中、“如陈年的蜘蛛,动哪儿都落灰”的乡镇基层。主人公带灯是镇政府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因此她的故事毫无疑问地就和乡村纠纷、群众上访、旱灾水灾、征地搬迁、招商引资、农民工、矽肺病等勾连上了关系。这是贾平凹意识和把握到的现实经验。

贾平凹将之前的《秦腔》、《古炉》的写法比之巴塞罗那足球队,后者不讲究传统阵型和战术,所有人都是防守者和进攻者,不停地传球倒脚,繁琐细密,似乎毫不经意,可突然球就踢入中。类似于此,他的小说也一贯不倚重主干故事,而靠细节铺陈、靠“泼烦”的叙事推进,眼花缭乱间,故事收尾了。

这一次《带灯》,他期望能实现写法上的新变。可是读罢全书,却有种新瓶装旧酒之感,眼见着游客扮演的日军抢“花姑娘”场景。资料图片  《1+1》2011年8月4日——别拿历史做“生意”!  导视——  解说:县政府出资贾平凹又以熟悉的方式“进了球”。没错,《带灯》中语言是明了了,线条是清晰了,但贾才更加引人入胜。人类使用密码的历史平凹还是太擅长也太舍不得那些各自招展的细节了,这些细节之间缺乏有效的“传帮带”,如水袖绮丽甩过,却始终缺乏有力的转身,少一股“劲儿”。

带灯和竹子虽是乡镇干部,却更像是《红楼梦》里的无瑕白玉、浊世清流,处处清高寡合。这种“干净”之人、怪人、受虚无诱惑之人是贾平凹小说人物的典型,他们所营造的也是贾氏典型的阴柔的文人气。然而,人物过早地站到故事前面来,作者过早地站到人物前面来,实在有些可惜,它们遮挡了新素材所可能有的复杂性和丰富性。

小说结尾处,一边是主人公被萤火虫阵围绕,如佛一样周身晕光;一边是镇政府的餐桌上,击鼓传花的游戏越玩越紧张,每个人都恐慌地把花扔出。清流不改,浊世依然。这是贾平凹的辛辣之处。只是,文学中这种二元对立的表现,对于今天的复杂现实来说,效力是否还够?

(:么春影)

女性乳腺小叶增生出现原因
对宫颈糜烂最有效的药物
湖州有没有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
长沙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