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攻略

木纹篡天第三十二章你骗得我们好苦啊

2020-09-29 来源:

篡天 第三十二章 你骗得我们好苦啊!

夏侯宇龙众人出了夏侯府之后,却是躲到了一处黑巷子里。

夏侯宇龙神识探查没有发现任何人窥视后,立马喊了一声:“变。”

随即,四人的相貌和身形还有着装,顿时大变样。

夏侯韬变成了一个相貌平凡的书生模样,背着个书篓子,手上拿着一把破扇子。

书生的样子明显有些落魄,粗布麻衣裹身,让人一见便知这书生穷的要死。

那书生相貌也是太过普通,只怕就是丢在人群里,熟悉的人也不会认出来。

而两位死士和夏侯宇龙却是变成了三个猎户般的模样,四人商议好一些细节之后,用过变声水,这才出了黑巷分头向城门赶去。

明州城们,此时正好城门要缓缓关上,四人却是一前三后的赶向城门。

“等一下,等一下,在下还要出城!”

“哦?!

你这落魄书生也要出城?!

就你这瘦不拉几的模样,还不老老实实的呆在城中。

这外头可不太平,你就不怕出去遇上山贼妖怪剁了你吃了你?!哈哈~~~”

那位守城的卫士见到这书生这般落魄样子,心想这书生肯定是没有钱吃饭住店,在这明州城呆不下去了,想着出去弄diǎn吃住,顿时就嘲笑道。

这话引来周边侍卫一阵哄堂大笑。

那书生却是有diǎn不好意思的説道:“守城大哥,在下的确有要事要出城前往开封,而且他们也要去城外前往开封城,一路打猎冒险到开封换些钱财尽量在【XXXX(你们微社区的名字):XXXX(内容) 】中讲出重点。用。

我们正好碰到一路了,他们三位也答应与在下结伴出行,守城大哥还是赶紧放我们出去吧。”

书生説完,指了指身后三位彪形猎户。

“哦?!你们三人也要出城?!”

那三位彪形猎户却也是无比普通的脸,属于那种丢到人群中便不会辨认出来的普通脸型。

故,守城侍卫只是疑惑的説道,斌没有怀疑他们出城有什么其他目的。

“我们三人今日赌博,把家中钱粮都输光了,再不出去打猎我们都要饿死在这城中了。

而且我们三人在开封还有朋友,今天便是去投奔朋友的,顺便在路上宰些野物捎上,到开封也能换diǎn钱粮用用。”

三位猎户中,为首的猎户带diǎn不好意思的説道,脸有diǎn红红的,显然认为家丑不可外扬。

这话又引来一阵哄笑声,侍卫也是觉得今天十分有趣,居然碰上一位骨瘦如材的落魄书生要出城,还碰到了三个赌博输光了家产的猎户与书生结伴。

为首的侍卫听后,也没有再阻拦,对着身边的侍卫挥手道:“放他们出城吧!”

随后,侍卫站立两旁,四人便畅通无阻的出了城。

夜里,四人行到凝翠甸一处密林,夏侯宇龙吩咐唐末和夏超砍来柴火准备生活。

“宇龙啊,这般鬼diǎn子你是如何想到的?

是不是你以前做过不少类似的事情啊?!”

夏侯韬对着夏侯宇龙一脸打趣的説道,明显对刚才的出城经历回味无穷,对自己侄儿的聪慧更是叹服。

“二叔説笑了,侄儿常年与您呆在一起,侄儿有什么本事二叔怎会不知,侄儿怎可能做过那些事情,侄儿方才也是灵光一闪罢了,呵呵。”

夏侯韬的那话还真是一语中的,猜得一diǎn也不假。

宇龙以前的时候偷鸡摸狗的事情可是没少做,顾这次混出城外可是信手拈来。

而被説中心事的夏侯宇龙顿时也是干笑不已,明显有diǎn不好意思。

“呵呵,今日的宇龙,二叔可是看不出深浅啊。”

夏侯韬顿时一脸深意笑容躲着夏侯宇龙説道。

“哎呀,二叔啊,你也知道此事与那事有关,二叔你就别疑神疑鬼了,无论如何,我都是您侄儿那,二叔你説是不是呀?!

而且,二叔,我还有正事要和你説那。”

夏侯宇龙顿时无赖的封口道,转移话题。

夏侯韬面对自己侄儿这番有些无赖的説辞,无奈的笑了笑,diǎn了diǎn头。

两位死士却是尽忠职守的干着自己的事情。

夏侯宇龙见自己二叔不再多问,便向两位死士招了招手,説道:“你们过来。”

两位死士顿时放下手中的事物,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少主,您还有什么吩咐?”

两位死士恭敬的问道。

“我有事説,你们就好好听着吧,待会我有事交代你们。”

夏侯宇龙顿时一脸正色的説道,“是,少主。”

两人应诺,静静站在一旁。

“二叔,容侄儿先布置一番。”

见两位死士肃穆而立,夏侯宇龙顿时转头对着夏侯韬説道。

夏侯韬奇怪的对着自己侄儿diǎn了diǎn头,不明白他又要做什么,却还是疑惑的diǎn了diǎn头,静静等待着自己侄儿发话。

见夏侯韬diǎn头,夏侯宇龙顿时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些灵石玉石材料法器等物。

灵石玉石等物散发着微微莹润的白光,明显是蕴含着灵气的东西,看的夏侯韬大奇不已。

夏侯韬探寻的目光看着夏侯宇龙,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

“你们过来,把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些,分别埋在那里,固定好了,立即回来。”

夏侯宇龙将灵石灵玉分给他们,并吩咐各灵石玉石摆放的方位。两人应诺,随即各忙各的去了。

一会儿,灵石灵玉等物摆好,两人回返,在夏侯宇龙身旁静立。

夏侯宇龙见一切布置就绪,随即拿出几块灵玉,双手不断结着繁复的手印。

周围灵光一闪,夏侯宇龙众人消失在这密林之中。

夏侯宇龙此时却是在布着绿野迷踪阵,掩藏众人身形,同时也以防接下来的话被别人听到。

夏侯韬和二位死士却是看得大奇,只见周围白光一闪消失后,却是没有任何变化,三人顿时将疑惑的目光投向夏侯宇龙。

夏侯宇龙见绿野迷踪阵布置完毕,收回灵玉,拍了拍手,喊了一声:“变!”

四人身上金光一闪,却是都变回本来的面目了。

而除夏侯宇龙之外的三人见金光一闪,自己变回原来的样子之后,又是惊讶又是奇怪的看着夏侯宇龙,不明白夏侯宇龙到底要干什么。

怎么不是易容出行吗?将他们变回来干什么?!

虽然这里了无人烟,不用担心被人发现,可也不用这样做啊,这不是没事找事,无聊吗?!

三人顿时是疑惑不已,看向夏侯宇龙的目光更加怪异。

“宇龙,你到底要説何时?怎么把我们变了回来?”

能説这话的也只有夏侯韬了,夏侯韬此时正不明所以的看着自己侄儿。

“二叔且宽心,侄儿方才布置了一个绿野迷踪阵。

二叔放心,此时就是有人在我们面前,看不见我们,也听不见我们説什么。”

接着,夏侯宇龙将这绿野迷踪阵的作用和注意事项説给三人听,听的三人大奇不已。

待三人恢复平静后想,夏侯宇龙看着右手缓缓抚思索的二叔説道:“二叔,此下我有些事情想向二叔交代,还请二叔原谅侄儿的有心欺骗。”

夏侯韬却是大惊的看着自己侄儿,不明白自己侄儿有什么地方欺骗了自己。

“二叔且听我説,二叔,你拿着这个,滴血认主。”

夏侯宇龙一边説着,从空间戒指拿出一块其貌不扬却又让人感觉奇特的白灵玉。

説其貌不扬,是因为这与没有任何灵气波动和光泽,説感觉奇特,这玉却是似玉非玉,看起来像不规则的石头。

可是仔细看却又不是石头,而且形状怪异无比,中间有一xiǎo孔,系着红色的结,方便佩戴。

夏侯韬奇怪着看着自己侄儿拿出来的东西,大奇不已又是大为疑惑。

夏侯韬不明白,自己侄儿拿出一个似玉非玉似石非石的东西,叫自己滴血认主,到底是为何?

却还是接过白灵玉,滴了一滴血在上面。

忽然,这玉红光一闪,接着红光消失白光复闪,自主别到夏侯韬腰际。

同时夏侯韬脑海中出现了一块晶莹剔透,亮白无比,宛若大自然鬼斧神工却又浑然天成的美玉。

温润无比的感觉一时间充斥夏侯韬心田。

同时,夏侯韬身上给人一种朦胧的感觉,好像他存在,又好像不存在一般。

这感觉却是不待众人细心体会,片刻消失。

夏侯韬却是变得普普通通,真个人的气质内敛,分毫看不出一diǎn原来儒雅睿智的风度,仿佛道法自然返璞归真一般,变得普普通通。

而夏侯韬心中,顿时觉得有什么东西被封印压制住了一般,一股畅快的感觉充满浑身上下。

这白灵玉也是不得了得东西,是夏侯宇龙当初击杀一位仙界的仙人收集到的,那仙人却是擅长隐匿行踪掩盖气息。

夏侯宇龙也是好不容易将那人骗出来锁定目标,一击必杀。

想来,那仙人隐匿的手段和手里的东西也是相当不凡。

不过,白灵玉这种奇玉却是被龙大少收入囊中了。

“二叔,这东西叫做白灵玉,这东西……”

夏侯宇龙立马将白灵玉的功效説了出来。

白灵玉,认主之后真正的状态会在认主人心中显现。

这东西也是不凡,知道自己不是凡物,以这种状态掩藏自己。

白灵玉认主之后,可以掩盖本身的气质和气息。

而且可以驱逐封印体内的邪气毒素等等东西,是万邪克星。

这白灵玉能安稳心神,有固魂的效用。

“二叔,当时我们走得匆忙,我也没来如此质疑到。 据青海本地媒体报道得及与你和爹解释这白灵玉的事情,还请二叔不要怪罪侄儿。

以后爹问起来,还请二叔多帮这侄儿diǎn,爹气坏了身子可不好。”

夏侯宇龙此话一出,睿智的夏侯韬那还不明白,自己和大哥,都上了这xiǎo子的大当,被一骗再骗。

夏侯韬顿时想明白了,侄儿骗他们出行,瞒着大哥,*迫大哥不得不放这xiǎo子出来,还拿自己当枪使,作为突破口,冠冕堂皇的出行。

想明白了的夏侯韬,心中更是一片苦涩。

想不到自己聪明一世,自诩睿智无双,却被自己十三岁的侄儿耍的团团转。

“哎……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今番被侄儿骗了也就骗了吧,谁叫,这是自己的侄儿那。

呵呵,我反倒不能怪侄儿,还要为他的智慧而惊喜,以后还要为他帮大哥平息怒气,这真是……哎!”

夏侯韬心中一片苦涩,脸上带着苦笑説道:“宇龙啊,你骗得我们好苦啊!”

夏侯宇龙也知道自己理亏,顿时一脸认错的老实説道:“二叔,我错了,你别不高兴啊!

你要打我骂我怎么样都行,就是不要憋在心里了,憋坏了身子可不好。”

这货早就有了解决办法,知道自己是家中的宝贝疙瘩,顿时装可怜演苦肉计,动之以情。

这般作为,夏侯韬上过几次当,对自己侄儿的灵动狡诈和智慧如深海广阔特性,有了深深地了解之后,也不再上当了。

而两位死士却是丈二摸不着头脑,“少主送二家主这东西可是好事啊?怎么少主还要向二家主这般认错?

还有二家主怎么説少主骗得他好苦?

这……这到底怎么了?

少主不是一向孝顺乖巧的吗?

而且少主一路上也没做错什么事啊?”

任两人打破脑壳,也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了。

不过两人还是恪守着自己作为属下的职责,静静的立在那里,只是两人的表情十分疑惑。


三岁小孩脾虚怎么办
薏芽健脾凝胶作用
异型石哪里最好
友情链接
长沙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