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快讯

永镇仙魔第三百零七章返古返古搭配

2020-05-21 来源:

永镇仙魔 第三百零七章 返古返古

陈羲在大浪里翻了个身,然后高高跃起。浪潮已经逐渐平静下来,这湖里的鱼虾只怕都被吓了老大一跳。若是没有魔这次坠入的话,也许这大湖多少年都不会出现什么风浪。

昆仑山在楚人看来位于极西之地,不再大楚疆域之内。但是传闻过了昆仑山再向西,就是一个国土面积比大楚还要大些的拜神国,这个名字只是行商之间流传,也不知道是不是就是这个国名。

也有人将这个国家,称之为神女国。传闻这个国家的皇帝,是个漂亮华贵女人。并且不是这一代的皇帝是个女人,世世代代都是女人。

昆仑山太过危险,即便是胆子大的行商也不敢靠近。多年以来,这里还是修行者的禁地。陈羲在幻境之中是见过昆仑山一部分的,但那只是一小部分。此时坠入的大湖陈羲并没有见过,远远看过去能朦朦胧胧的看到一片连绵不尽的山脉。

“藤儿”

陈羲叫了一声,还没有来得及提醒藤儿就从空间里出来,结果一下子掉进水里。

她今天穿了一件很轻盈的浅绿色衫裙,到膝盖处。落水之后衣裙飘起来,那两条△8修长白皙的腿立刻映入陈羲的眼睛,陈羲连忙转也说不定头,不过那白白长长曲线优美的腿,已经钻进脑子里。

藤儿啐了一口水,慢慢飘起来。衣服湿透了,那初具规模的小胸脯被湿了的衣服勾勒出来。纱裙里面那淡粉色的抹胸看得格外清楚,甚至那两粒微微凸起都藏不住了。

或是她本来就没有这方面的什么经验,丝毫也没有觉得尴尬,而是破水而出飞到陈羲身前,学着陈羲在她脑壳上敲一下的动作,在陈羲脑壳上敲了一下:“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说话的时候,吐气如兰。

陈羲忍不住提醒:“你还是先换件衣服吧。”

藤儿从自己的储物空间里挑了一件衣服,然后飞到魔的身体一侧将衣服换了。她再出现的时候,惊艳的让所有人眼前一亮。一件鲜艳的红色长裙,剪裁的极为合体。她的腰身收的特别细,或许是因为此时的她是十五六岁年纪的体形,所以比子桑小朵和柳洗尘的腰身都要细一些。而臀部的曲线才刚刚圆润起来,透着一股带俏皮劲儿的小性感。

藤儿的肤色很白,所以这件衣服穿在她身上简直是相得益彰。

“天庭湖。”

藤儿看了看四周,然后对魔挑了挑大拇指:“方向基本没出现任何问题,现在咱们在昆仑山东边,这湖一直延伸到昆仑山东侧。从现在的距离来看,咱们大概只差几百里了。”

“几百里?”

关烈忍不住说道:“看起来似乎没有那么远啊。”

藤儿撇了撇嘴:“没出过几次远门的小孩子没有发言权,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别说话好吧。一说话就透露出一股没见识的味道,多丢人。”

关烈讪讪的笑了笑,脸微微有些发红。

“魔,你带我们走过去吧。”

藤儿飞起来,坐在魔的肩膀上:“天庭湖方圆近万里,咱们落下来的地方算是挺精准的了。也不知道现在的昆仑山上还有多少我认识的,所以大家还是保存些实力的好。我已经记不清自己多少年没有回来过,反正三四百年还是有的。”

魔憨厚的点了点头,让所有人都坐在他的肩膀上。这个巨大到令人心悸的大家伙,蹚着天庭湖往前大步而行。湖水大部分的地方都在魔的大腿以下,可是想想魔的高度,就知道天庭湖有多深了。走到半路的时候,湖水甚至一度到了魔胸口,连魔走路都开始变得艰难起来。

就在这水深的地方,陈羲他们看到数大鱼的脊背从水面上划过。从那脊背来推测,这群大鱼小的也有百米长。背脊上划破水面的部分,就好像长长的一排铁矛。远远的看过去,少也有上千条。那种场面,就如同一队凶悍的大军过境。

“金锐鱼。”

藤儿道:“一种中阶荒兽,实力一般般,但是群体攻击很了不起。是这天庭湖里数量多的荒兽,如果数量过了一千,甚至敢对水龙主动进攻。”

“水龙又什么?真的是龙?”

柳洗尘好奇的问道。

“是水蛇,不过稍微大一些。”

就在藤儿这句话才说完的时候,从远处水面上腾空而起一条足有五百米长的巨大水蛇,这条水蛇的头上有独角,头颅下面左右两侧有一对分水鳍,闭合的时候那样子和眼镜蛇准备攻击的姿态差不多。这条巨大的水龙跃出水面,然后一口咬住一条金锐鱼,血洒半空。

一条金锐鱼瞬间被咬死,其他的金锐鱼先是四散,然后又重聚拢回来,朝着水龙发动了攻击。它们背脊上铁矛一样的东西,居然可以射出去,而且速度奇。水龙顷刻之间就被刺中不少,但是它的鳞甲太过坚固,铁矛对它来说似乎没有一点作用。

这是一场大战,魔忍不住驻足观看了一会儿。只是短短几分钟的世间,就有二十几条金锐鱼被咬杀。水龙显然不想恋战,叼住一条大的金锐鱼后往远处退走。倒是那些金锐鱼,居然在后面穷追不舍。

或是激怒了水龙,它猛的回身,独角上一阵电芒闪烁,然后一道足有几米粗的闪电落入水中,前面的一片金锐鱼立刻就被电死,很就漂浮在水面上。那电从水中传播,普通的鱼虾死了数。电芒蔓延到了魔身边,魔被刺痒的哈哈大笑。不过魔将这股电流阻挡,倒是没有触及到陈羲他们。

“走吧,这样的架每天都会打,而且打起来就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金锐鱼性子发死,一旦做出决定就不回头。要么拼死水龙,要么军覆没。”

藤儿指了指远处飘渺如画的昆仑山:“咱们还是上山,等到天黑就没这么安了。”

“天黑怎么了?”

子桑小朵问。

“天黑天庭湖就变成另一个样子了。天黑之后,水会变得奇寒比,有些可怕的东西会出来。”

藤儿看了看距离,拍了拍魔的肩膀:“大个子,用跑的吧。”

一个世界,但不是一番景象。

昆仑山这边似乎白天的时间比大楚要长不少,陈羲说出自己的感觉之后,藤儿点了点头回答说是的,昆仑山的白天黑夜,都比外面的世界长一倍。白天和黑夜,各有十二个时辰。也不知道太阳是同一个太阳,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不同。

水越来越浅,离开了深的那片区域之后,水面从魔的胸口逐渐退到了脚踝,然后就是一片洁白的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的沙滩。这里的沙子和别的地方完不一样,砂砾大些,而且白的那么纯粹。远远的看过去,像是覆盖了一层白雪。

“这是银雪沙。”

藤儿从魔的肩膀上跳下去,说了好几句话都没有落2006年上古卷轴4获得37座在地上:“银雪沙之中有一种很稀薄的修复之力,山里的东西,又或者湖里可以上岸的东西,受了伤都会来这,把自己埋进沙子里,有助恢复。”

她指着远处:“以前我闲得聊的时候,和勾陈还在那边堆了一个沙子做的城堡,规模挺大的呢。不过在很久很久之前就坍塌了,我离开的时候那是一大片沙丘。”

落在银雪沙滩上之后,藤儿把红色的鞋子脱了,光着两人便以性侵犯指控作为报复。  特龙的市长办公室文化助理布丽吉特·格吕埃尔与特龙同时遭强奸和性侵犯指控脚走在上面。陈羲他们学着她的样子,也光脚走。一边走一边哎呦哎呦的叫,有些疼,但是还特别舒服。

和天庭湖与昆仑山相比,沙滩的宽度并不大,但这是因为湖太大山也太大了。陈羲目测,从天庭湖边走到山脚下,少也有十几里。越是往靠近昆仑山的地方,砂砾就越大些,而且加的发白。其中还有一些,甚至散发着淡淡的白光。

子桑小朵蹲下来,捧了一捧沙子:“有一丝星辰之力,怪不得受了伤的兽会来这里。虽然很细微,但是很纯粹。”

陈羲走到一个沙丘上停住,看向那巍峨的山脉。这一段山脉他没有在幻境之中看到过,但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总有一种淡淡的熟悉感。陈羲是个心思细密的人,有这种熟悉感之后难会去思虑,可是想了一会儿又完想不到自己为什么会熟悉。

就在这时候,他踩着的地方忽然动了起来,陈羲连忙掠开,沙丘缓缓移动,沙子滑落。然后一头看起来足有五六十米大的老龟从沙堆里爬出来,似乎是很不满意被人打扰了睡眠,用嫌弃的眼神瞥了陈羲一眼,然后动作极其缓慢的往湖边爬。陈羲发现这头老龟的背后,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绝对不是天生而成的。

“咦?”

藤儿看到这老龟的时候眼神一亮:“居然还能遇到你。”

那老龟听到藤儿的声音,本来慢吞吞爬着的它身子猛的一僵,然后他往声音出现的地方看过去,眼神里是一种很复杂的感情。

“小七儿”

藤儿蹦蹦跳跳的过去,拍了拍老龟的脑壳:“已经长这么大了啊。”

老龟看到藤儿之后,眼睛里竟是有泪水不住的滑落下来:“主人,原来你还活着。”

它居然会说话。

藤儿似乎也有些吃惊,但是很就变得释然:“几百年前养着你玩的时候,你才这么大。那个时候你还不会说话,现在已经进阶到中阶荒兽了呢。”

她伸手比划了一下,应该有一米那么大。

“主人,你这些年去哪儿了?”

老龟的脑袋摩挲着藤儿的身体:“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藤儿笑着和它解释了几句,然后对陈羲他们介绍道:“这是我当年在昆仑山的时候养的小七儿,它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水龟,我在它甲壳上刻下可以吸收天地元气的符文,它才能修行。只是没有想到,他现在居然进化的这么厉害了。”

“主人,昆仑山变了。”

小七儿有些担忧的说道:“返古返古!”

浙江中医妇科医院
玉林牛皮癣医院
云南治疗男科费用
张家界治疗白癜风医院
吃加味逍遥丸效果怎么样
脑动脉轻度硬化
友情链接
长沙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