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贴士

那一个相逢的思念节能

2020-10-19 来源:

盼望,那一个相逢的思念

盼望,那一个相逢的思念

现 代 诗 ‖ 陈 熠 明

问一问大地

还要问一问高天

到底还要用多少个长夜的失眠

才能换回那一个花开了相逢的春天

繁花盛开的画面

在梦里风风火火地芬芳了

芬芳了你那一张风动而灿烂了世界的笑脸

是你自己在等待吗

是你自己在黎明灿烂的朝霞边等待吗

可为何总是等待不到

等待不到那一个迟迟不肯归来的前缘

是不是月老手中的那一根红线

绑定不了遥远彼岸那一艘驶离了的航船

有一种盼望

依然悠悠地眷恋着昨天

悠悠地眷恋着昨天那一个热恋了情感的画面

问一问岁月

还要问一问流年

到底还要用多少个轮回的想念

才能等回那一个花开了相聚的春天

繁花飘落的画面

在梦外纷纷扰扰地零乱了

零乱了你那一双感动而泪落了世界的慧眼

是你自己在等候吗

是你自己在黄昏瑰丽的晚霞边等候吗

可为何总是等候不到

等候不到那一个遥遥不肯归来的昨天

是不是月亮之上的那一缕光线

感动不了青天云外那一片洒落了银河的梦幻

有一种思念

依然遥遥地牵挂着过往

遥遥地牵挂着过往那一个滚烫了情感的爱恋

每一个昨天

上演同性接吻的暧昧戏份

风雨飘摇的每一个昨天

对于你自己来说

那是每一个疼痛了创伤的历练

最难过的

不是距离也不是遥远

而是心里那一个

悸动了情感也悸动了缠绵的思念

思念的心思已经十分疲倦

疲倦得犹如那一缕飘散在天涯的云烟

在风的飘荡里若隐若现

若隐若现地萦绕在那一个痴醉了梦幻的长天

生活如梦也如烟

你一个人的生活如梦也如烟

如梦如烟地弥漫着

弥漫着你那一张灿烂了日子的笑脸

不管下一个明天如何

也不管下一个未来怎样

你一个人总是独自用肩膀挑起

挑起那一个沉重了感情也沉重了爱恋的风险

你历来都很信仰

只要太阳能照亮了那一片黑暗的心间

你的脚步就不会停留

就不会停留在那一个失败了情感的边沿

每一个昨天

路途坎坷的每一个昨天

对于你自己来说

那是每一个疼痛了流年的转变

最伤痛的

不是梦里也不是天边

而是心里那一个

冲动了岁月也冲动了年华的思念

望远的眼光已经十分迷茫

迷茫得犹如那一片飘落了花瓣的桃源

在风的飘荡里时近时远

时近时远地飘落于那一个痴醉了热恋的枝端

如舟也如船

你一个人的漂泊如舟也如船

如舟如船地横渡着

横渡着你那一心光明了时光的善念

不管下一个概念如何

也不管下一个答案怎样

你一个人总是独自用思念写下

写下那一首浪漫了感情也浪漫了爱恋的诗篇

你历来都很崇拜

只要月亮能抚平了那一片创伤的昨天

你的心思就不会停泊

就不会停泊在那一个挫败了情感的海岸

很多时候一颗心疲惫得

疲惫得只能给自己存留着一心无奈的悬念

回过头去看看那一个

看看那一个被烈火灼伤了情感的昨天

心里那一句老是参悟不透的语言

吞吞吐吐地悬挂了那一张说满了虚幻的嘴边

不想再把

再把那每一个伤痛的流年

一次又一次地裸露在

裸露在那一个脆弱了岁月的边沿

一双敏锐而深邃

但却看不到彼岸的泪眼

断断续续地穿越过了

那一个思念而又遥远的从前

脆脆地抖落了吧

抖落了从梦中醒来地滚动在

醒来地滚动在你泪光里的那一眼眷恋

很多时候一颗心麻木得

麻木得只能给自己存留着一心无奈的挂念

回过头去看看那一个

看看那一个被虚幻迷茫了爱恋的昨天

梦里那一张老是绘画不出的笑脸

模模糊糊地摇晃在那一个开满了繁花的眼前

不想再把

再把那每一个惆怅的望远

一次又一次地出卖

出卖在那一个悄然了时光的海岸

一双潮湿而茫然

但却看不到未来的泪眼

匆匆忙忙地穿越过了

那一个冲动而又狂野的从前

明明白白地撒落了吧

撒落了从天边归来地闪烁

归来地闪炼在你泪光里的那一心恋

如果可以用岁月欺骗

欺骗过那一个支撑起了黎明的太阳

你一个人就可以忘记了

净净地忘记了那一度曾经相逢的前缘

那一把剪刀锋利

锋利得可以剪断那一片思念的长天

但却永远

永远也剪不断啊

剪不断你那一片

憔悴了岁月也憔悴了流年的缠绵

还是给自己

还是给自己多多保留

给自己多多保留一心

保留一心对前尘那另一个回眸的望眼

缘分相逢的时候总是太过短暂

缘分别离的时候啊更是太过空荡的遥远

因为爬涉在岁月里的脚步

因为爬涉在岁月里的脚步有深也有浅

有深有浅地烙印在了

烙印在了那一个遥远了年华的天边

也许就只有

就只有心中那一片朦胧的牵挂

岁月里才会停留有着

停留有着那一心络了情感的挂念

也许就只有

就只有梦里那一个朦胧的月亮

时光里才会珍藏有着

珍藏有着那一心长长地守望了情感的思念

如果可以用岁月隐瞒

隐瞒过那一个点亮起了黑夜的月亮

你一个人就可以放下了

轻轻松松地放下了那一度曾经相遇的从前

那一把长剑锋刃

锋刃得可以斩断那一片想念的遥远

但却永远

永远也斩不断啊

斩不断你那一片

望远了梦里也望远了梦外的情缘

还是给自己

还是给自己多多保留

给自己多多保留一心

保留一心对往事那另一个回头的思念

缘分相遇的时候总是太过匆忙

缘分离去的时候啊更是太过匆忙的瞬间

因为行程在时光里的脚步

因为行程在时光里的脚步有近也有远

有近有远地烙印在了

烙印在了那一个漫长了想念的天边

也许就只有

就只有心中那一片淡淡的想念

流年里才会停留有着

停留有着那一心滚烫了爱恋的情感

也许就只有

就只有梦里那一个淡淡的昨天

流年里才会蕴藏有着

蕴藏有着那一心遥遥地盼望了相逢的思念

本篇作品为作者在美篇发ter>

作者简介 陈熠明,笔名心灵诗幻,男,1976年生,广西平果县人。爱好文学创作,曾有一千多篇诗歌发布于多家报刊杂志和络。目前行医,热衷于传统文化传播。诗是文笔与文笔的向往,诗是朋友与朋友的交心。诗是千难和万险的将来,诗是岁月与年华的渴望。诗是春夏和秋冬的风景,诗是父亲和母亲的嘱咐,诗是父亲和母亲的叮咛。诗是渡船与碧波的远航,诗是生命与大海的彼岸。

去那里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思念

思念,人众多感觉之一,主要指意识主体对人或物的想念就叫做思念。思念既是甜蜜的也是痛苦的,对象有亲人、朋友、恋人、家乡、物品等等的。《国语·楚语下》:“吾闻君子唯独居思念前世之崇替者,与哀殡丧,於是有叹,其馀则否。”汉荀悦《汉纪·武帝纪五》:“上思念李夫人不已。”宋苏轼《答参寥书》:“到黄已半年,朋游常少,思念公不去心。”

婴幼儿肚子受凉怎么办
银川白癜风较好医院
杭州白癜风专业治疗医院
友情链接
长沙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