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贴士

木纹绝域天城第二卷砥砺前行第一百八十三章战意

2020-09-28 来源:

绝域天城 第二卷砥砺前行 第一百八十三章战意

周浩气息激荡,九璇楼下地方又不是很大,神魂加持之下,灵觉何其敏锐,鹤无忧的传音要让卫督接受,正好经过周浩神念控制范围,阵阵充满暴力感的火灵,一阵阵轻颤,虽然不知道说了什么,但是卫督态度的细微变化,还是让周浩轻轻松了口气,卫督不可怕,但其身后的璇玑城未必是此时该招惹的。

然而火属灵根的爆烈,似乎影响了心神,周浩同样也不愿意委屈了自己,不愿心神被桎梏。

“沐公子,既然要去会武擂台,想来凭公子手段,定能旗开得胜,本督还有事情要办,就不去看公子大发神威了,还请公子见谅。”说罢不待沐羽晨回应,吩咐两个修士:“你们跟随此人去会武擂台,别让他趁机走脱。”随即急匆匆往城中飞奔而去。

两个被留下看守的修士面面相觑,随即只得嘀咕着,“黄队,您看?”

“哼!”黄忠碌狠狠盯了眼极消耗的又是政府储备的土地速远去的背影一眼,平缓了心绪说道:“你们看着就是了,有什么好说的!”一股怒火无处发泄,卫督还能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离去,而自己却不能,周浩因自己邀请而惹了麻烦,于情于理都要跟着,至少会武擂台之上,还有金丹修士可以关照几句,免得真被沐羽晨虐杀,真要哪样,自己道心何安。

沐羽晨不愧是被称为闿阳城的天骄俊杰,不单是修为境界高,之前兴许是接连被人羞辱,受了刺激,但或许也是有意要杀鸡儆猴,故而不论是周浩也好,鹤无忧也罢,都丝毫没留情面,显然不是胡乱发泄,而是借势给对方压迫。此时卫督离去,已经不能达成自己的目的,但是面对咄咄逼人的鹤无忧和周浩,打心底里,沐羽晨都不认为自己有必要去将就,而且事情到了如今,无论如何都要拿对方立威,立闿阳城的威,立自己七星城天骄的威。

璇玑城主府内院,早已没了紧张压抑的气氛,换之却是一片和煦惊叹,阴暗幽深处,一道无法窥探容貌的身影,虽然没有刻意散发气势,但是在场之中,除了其身边两位明显是随从的修士外,其余六七位或老迈,或气息凌厉的修士,无一不欣喜万分。

而这些修士的身份修为,全都比外表上作为璇玑城主的郝岩要高出许多,无一例外都深如渊泽,而有两人虽然气息如常,但略微散乱的发丝,表明之前此地并非一片祥和。此时六七位明显是元婴修士大能的人物,却如同初识道图的年轻人一样,眉飞色舞,而究其原因则是手中所掌的玉简。

时间不大,最为老朽的元婴修士,几乎仅余的眉毛胡子已经雪白一片,如同风中残存的柳絮胡乱飘散在脑袋上,带着激动,兴奋,还有一点不可置信,颤悠悠的问道:“前辈容禀,这,这其中所述可真?”

六七位相交多年的修士,虽说修为上略有差距,年龄也悬殊不少,但是毕竟多年相交,彼此之间也很默契,此时听闻年纪最长的老者询问出自己心中所想,连忙齐齐望向幽深处那道让几人畏惧的身影。

死一般的寂静让心跳之声如雷鸣在耳畔,不见那神秘身影有任何动作,低沉有力的声音便在方寸之地回荡,“尔等好歹也是元婴修士,难不成连这玉简之中所载,也读不懂?还是说,尔等连这些许悟性也欠缺,真与假,试过便知,又何须多问?”

“是是……”几位元婴大能连忙点头,倒不是碍于颜面不愿承认自己悟性低劣,到了他们这样的修为境界,可以说轻易都不会被外物左右,何况是几句话而已。

幽静之中几人不再言语,重新迫不及待的沉浸在玉简的钻研和琢磨之中,对于外界的会武根本抛去了九霄云外。

夜间十六座擂台依然热闹,只是比之白天少了几分喧闹和嘈杂,但是人潮依旧汹涌,对于两三万筑基修士来说,即便那些背景深厚,又资质出众的人来说,也不敢完全就说自己能轻松取得一个名额,因而对大部分修士来说,趁着晚间人少,或许就有机会早早取得足够的胜场,从而早日锁定名额,毕竟这角逐可不止是百里挑一,而是达到了四五百修士之中取一,足见竞争的激烈。

一处擂台之上,两个战到精疲力竭也不能击败对手的筑基一层修士,喘着粗气咬牙切齿的怒视着顽强的对手,兀自不肯认输,毕竟每个人只有三次主动登台的机会,一旦认输了,那就白白送给对方一次机会,而自己就白白浪费一次机会,擂台之上的金丹修士满眼不削的看着两人,心中早已给两人划了废物的符号,却没驱逐两人,任由他们做垂死挣扎。

沐羽晨率先风驰电掣赶到擂台之下,金色寒光在眼中闪烁,略一打量左近擂台,正好望到两人对峙,骄傲如他怎么可能去慢慢等候,一心之中只想立刻登擂,好泄去心中那股淤积的怒火。

不由分说,沐羽晨飘身飞上擂台,强大的筑基中期气势直逼两人,也不管旁边金丹修士诧异的目光,直接对两个还有些愣怔的修士喝到,“你们俩,下去。”

霸道,蛮横,凶残,本就已经频临崩溃的修士惊讶之余,内心深处同样燃起一股怒火,异口同声说道:“凭什么?”

“呵!”一声冷笑,眼中轻蔑之色暴露无遗。“就凭老子比你们强。”

沐羽晨早就怒不可遏,见两修士不认识自己倒也罢了,居然和之前的周浩一样违逆自己,哪里还管什么规矩,一步迈出,气息鼓荡衣袍,瞬间出现在两人面前,灵力爆发,双拳如蛟龙出海般直奔两人胸口。

“不好……”两人匆忙之间各自出手抵挡,却只见一道金芒炸裂,两个修士本就干涸的丹田又能榨取几丝灵力,被强大的金色拳头直接击打在胸膛。

“轰……”

“噗!”两位修士立刻喷血,身体如同破布片一样,腾空而起飞出擂台,往着擂台下方摔去,空中更是扬起两道数丈的血瀑。

身影闪烁,金丹修士并未视而不见,毕竟沐羽晨上擂多少有些不合适,而身为监督自然不能让两个修士摔死,不论两人身后是否有什么背景,众目睽睽之下总是有损璇玑城的与形形色色的NPC进行交流并推翻压迫岛民的邪恶势力。名声。

沐羽晨眼见金丹修士动手,狂躁的气焰才稍微收敛,连忙对施救之后重新站在擂台之上的金丹修士行礼,“晚辈闿阳城沐羽晨见过前辈。”

“哼!小子,你好大的火气呢!说说,你为何不顾场合擅自上台,还对两个没有反抗之力的修士出手?”金丹修士眼中带着疑惑和不满,那样子如果沐羽晨没有合理的解释,不能说服他,估计此事很难善了。

沐羽晨深吸口气,回答道:“前辈见谅,其一,擂台之初并未规定不能针对多名修士出手,其二,那两人明显难以分出胜负,最终也只是耽误时间而已,晚辈实在是看不惯这样的修士,岂能和凡人泼妇打架一般,死缠烂打,因此贸然出手,还请前辈包含一二。”

“哼!狂妄。”金丹修士言辞犀利,但却说完之后并未做进一步深究,显然沐羽晨的说辞没放在心上,事实上金丹修士也只是需要沐羽晨有个说辞,随即回归自己的地方,开口道:“你既然上台了,那就别下去了,该做什么,你应该明白,但是如若你不能令本座满意,本座不介意用同样的手段,也请你下去。”

“是,晚辈明白。”沐羽晨嘴角略微抽搐,对金丹修士的警告多少有些不以为然,心中暗道,待会让你知道小爷要干什么?哼!

周浩,黄忠碌,身后则是依然被一群莺莺燕燕拱卫着的鹤无忧,连带着从九璇楼下跟随而至的修士,再加上这一路走来,消息极速传播出去,无数修士纷纷蜂拥而至。

这其中最多的,当是闿阳城的修士和璇玑城修士,七城虽说地位排序不分先后,但由于地理环境的关系,各自庇护的凡人数量也有差距,而修士自然也有一些差距,璇玑城修士不是很多,只能在七城中排中游,而闿阳城却是有数的大城,修士数量在七城之中首屈一指,几乎占据此次会武擂台赛的近四分之一。

而闻讯之后,闿阳城修士中,除了一些个别修士,大部分修士都前来观战。倒不是说这些修士都是来之持沐羽晨的,但绝大多数都是这个想法,而其余六城的修士,也来了不少,很快就在擂台下形成了三个群体,其中其余五城修士人数最多,却最是繁杂,目的一是看热闹,二是想见识一番沐羽晨到底有多厉害。

而璇玑城这边,因为有黄忠碌的原因,同样聚集了不少修士,加上那位妖异俊美的过分的鹤无忧,倒也气势不凡,遥遥和对面近乎六七千修士的闿阳城对峙。当然这并非剑拔弩张的对峙,只是修士习惯性的行为,为自己所熟悉的人站台。


漳州有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吗
景德镇白斑医院
山东锈石大概多少钱
友情链接
长沙旅游网